飞鹿言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楚臣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战败

楚臣由飞鹿言情小说网(m.feiluyq.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楚州军在樊川河东岸被杀得大溃的消息,很快传到金陵城里,仿佛一块巨石砸入湖泊,掀起惊天的波澜。
????金陵城一处不起眼的茶肆之中,一大群市井之民惊慌失措的议论着最新的消息。
????“楚州军败了!”一个身穿青色袄袍的中年人,坐在窗前,带着惆怅跟震惊的神色说道。
????就在数天之前,这座茶肆所坐的茶客,满心热议的都还是期待朝廷尽快出兵,与楚州军一起收复淮西、重振大楚军威,甚至还有不少人嚷嚷着要去从军、报效朝廷,却没有想到才短短数日,就有一大盆如此冰寒的冷水当面泼来。
????“怎么可能,梁军在东线满打满算就两万兵马,其中还有大量兵马堆积在北岸的棠邑城里,能用多少兵马与楚州军相战?信王也是大楚开国以来有数的悍勇大将,哪里会这么轻易就败了?”有人还是难以置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质疑的声音也显得尖锐。
????金陵城内的市井之民住在皇城根上,到底不是乡野村夫,耳濡目染,即便是败夫走卒,对当今天下的形势多多少少都还能吹上几句。
????“我还能骗你不成?杨阿四就在高邮北面的村庄里贩卖鸭崽,亲眼看到楚州军被杀得跟狗一样到处逃窜——杨阿四还被乱兵抢走好几缗钱,肩上被砍了一刀,侥幸逃了一命回金陵来。”市井之间流传的都还是小道消息,但有些小道消息由不得人不信。
????“信王就这么不经打,梁军真就这么厉害?”这段时间金陵城里,可是有不少人到处都宣扬信王杨元演的武勇及能征善战,此时的消息未免反差太大了一些。
????“当年梁主纠集一群手无寸铁的奴婢,就能跟信王打了一个旗鼓相当,想想梁军这些年在北面跟东梁军、蒙兀人打了多少场仗,岂是差不多十年都没有怎么经历过战事的楚州军能比?听说信王他本人都被射下马,亏得身边有几个忠义勇卒,保护他逃回东阳城,要不然他的性命都要丢在战场上不说,淮东都要被梁国夺走。”茶肆里的茶客清闲者居多,也有人消息来源比较接近上层,这时候也忍不住参与进来议论。
????“那梁军也不能这么厉害啊?”还是有人不敢相信楚州军会败得这么惨。
????“听说梁主自幼就得神人传授异术,功夫盖世不说,还能造种种器械,这些年就没有吃过一回败仗。”
????“那梁军现在打到哪里了,已经将楚州城夺下来了吗?”
????“不知道怎的,梁军打到东阳城下就突然撤走了,都没有攻打东阳城。”
????“这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啊,希望老天保护,梁军不会集中兵力来攻打金陵就好了……”
????…………
????…………
????长信宫的正殿之中,气氛压抑得仿佛有沉重的铅块压在众人心头之上。
????东阳县令李朝庆乃是朝廷委任的命官,沈漾得知楚州军战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将李朝庆喊到金陵,诸参政大臣才得以更详细的知道樊川河一役的详细过程。
????樊川河一役,楚州军在东阳县以西,实实在在投入逾两万六千多战兵,却是前后分四次被梁军各个击破,最终有近一半将卒在攀川河两岸的战场上被击毙或被俘虏,仅剩不到一万四千残兵、伤兵,逃入东阳城。
????梁军伤亡不详,但预计不超过四千人。
????也许可以说是战前准备太不充分,也许可以说过于轻敌,完全没有料到梁军会第一时间跨过樊川河打反攻,也许可以说信王太过草率,第一时间就被射下马,以致错过最后反败为胜的机会,然而有一点是大殿之内谁都不能否认的。
????那就是梁军的战斗力,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得多。
????又或者说他们所自以为的楚州军精锐,这些年战斗力下滑得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
????梁军战斗力的强,也是体现在多方面。
????近一半梁军将卒皆穿新式板甲,刀砍不穿、箭射不透,却要比传统的全覆式扎甲轻便许多;除了当年在突袭鳌岛时的大型床子弩外,梁军装备大量的单兵战弩,射程极远、钻透力极强,信王杨元演想率部精锐突袭梁军的中军要害,就是被这种战弩狙射落马,随他冲锋陷阵的两千余银戟卫精锐,在这一仗中折损过半。
????当然,梁军小股兵马作战能力极强,这使得越是复杂的地形,梁军的优势越为显着。
????杨元演战前甚至都没有预料到赵无忌会第一时间率梁军主力杀过樊川河,各方面的应对都显得仓促而无序;梁军在看似混乱的战场之上,兵马进退的节奏要缜密、有序得多,显然梁军在指挥体系上要远远强过楚州军。
????想想也是悲哀,像曹霸、李碛这些人曾几何时都是大楚的勇将,此时却都成为梁军的先登之卒。
????听李朝庆絮絮叨叨的说及樊川河一役的诸多详细情形,诸大臣脸色都很难看,沈漾也是佝偻着枯瘦的身子,坐在绣墩上,紧抿着干裂、没有血色的嘴唇,一言不发。
????金陵逆乱期间,楚州军可以说是兵势最盛之时,但就在那种情况下,还被赤山军封堵在郎溪以北,以致最后失去在金陵乱局之中的主动权,被迫撤往北岸,行割据之实。
????之后在淮东的处境一直都很艰难,境内天灾人祸不断,还曾被梁军掀了一起底朝天,相继丢失淮河北岸的土地。
????楚州军早就江河日下,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楚州军了,将卒心气也日益蓑败。
????只是在尝到恶果之前,没有谁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罢了。
????当然了,要是楚州军遭遇的是一支普通的兵马,比如说徐泗军、寿州军,积累几场小胜,将卒心气恢复过来,未尝不能重新崛起为一支强军。
????然而,楚州军这些年来正而八经的第一场攻坚战——赵臻所部编为右武骧军曾进攻襄北,打的也是顺风仗——选择的对象却是锋芒正锐的梁军,而且还是韩谦特意从北线调来的百战精锐,也许在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楚州军的惨淡下场。
????而九月之前,韩谦意识到江淮即将生变,却敢简简单单在淮西东线仅部署两万兵力,显然已有足够的自信预料到这样的结局。
????想到这里,沈漾也满心的无力、无奈,坐在大殿之中,也不知道该张嘴说什么。
????至于梁军为何突然从东阳城下撤走,这对殿中所坐之人而言,没有什么费解的。
????说白了梁军在淮西的驻军真的就只有这么一点,还不足以在淮东大肆攻城夺寨,在达成重创楚州军、震慑江淮的目的之后,梁军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撤走。
????不过,梁军撤走,并不意味着整件事就已经结束了。
????和议毕竟是这边撕毁的,毕竟是他们这边出兵进犯在先。
????韩谦现在注意力还在北线,但等梁军夺下晋南之后,腾出来手能将五六万精锐调到淮西呢?
????昨日上午,沈漾派薛若谷渡江去棠邑,希望能当面见到高绍、杨钦接触一下,但舟船刚过来江心,就遭受到梁军水师战船数十张强弩的攒射,数名船工水手被射杀落江身亡。
????要不是身边人庇护及时,薛若谷都未必捡得性命逃回来。
????这一切说白了,梁军就算是撤回樊川河以西了,但掀起的战争并没有结束,梁军也拒绝一切形式的谈判……
????明成太后嚷嚷着心狡痛,有两天没有参加廷议了,清阳坐在御案一侧,努力端直背脊,看着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大臣们,胸臆间窝着一团火,却也不知道要怎么发泄出来。
????在座一个个,不要说顾芝龙、张潮、杜崇韬、周炳武等人了,乃至沈漾在楚州军进犯淮西之时,心里就没有一丝期待,就没有纵容杨致堂、杨元演他们行险的心思?
????现在搞成这样的局面,一个个却又哑口无言?
????见东阳县令李朝庆述说过樊川河一役的详情后,一干大臣都干在那里一言不发,清阳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示意诸臣都可以告退了:
????“既然都无话可说,那就都退下去了。”
????“微臣遇钝,不能替太后、陛下分忧……”张潮、杜崇韬、周炳武、顾芝龙等人对望了一眼,上前请罪道。
????“走吧,走吧,都走吧!哀家与陛下是孤儿寡母,之前被别人骑到头上欺付,也不见人说句公道话,现在也没指望你们能效什么力了!”清阳说道。
????僵持了片晌,又连连告罪,张潮等人才先退出去,沈漾、杨恩二人还继续坐在那里。
????那个身形削瘦的少年,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张开口,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坐在御案之后。
????“诸王公大臣,这时候竟然连抓几个替死鬼谢罪的诚意都没有,沈相你与杨侯爷留下来,还有什么话要奏禀?”清阳神色不善的问道。
????“照理来说,信王殿下擅自发兵进犯淮西,应该将他缚来金陵治罪,给梁国一个交待,但问题是梁军现在完全不再给我们接触的机会。目前我们做再多,都很难缓解当前的局势,那再遣使去将信王殿下缚来,只会叫大楚的局势变得更为混乱,而叫梁军隔岸观火……”沈漾硬着头皮站起来,声音沙哑的说道。
????沈漾昨日遣薛若谷去北岸,就是做好梁国狮子大开口的准备,甚至想着只要梁国那边提出条件,不管梁国提的条件多苛刻,他都会尽可能说服杜崇韬、顾芝龙、周炳武以及张蟓、郑氏应下来。
????只要有可能,哪怕是出兵“镇乱”,他也会想办法将信王杨元演捉来金陵治罪,以便梁楚重新回到和谈的节奏上来。
????问题是梁国杜绝谈判,他们这时候派兵马去楚州“镇乱”,只会自乱阵脚,将大楚
????inject()
????搅得更虚弱不堪。
????“那这些天一直躲在幕后煽风点火的杨致堂呢,你们还叫他继续逍遥快活下去?”清阳怒力平息胸臆间的怒气,压着声音厉色问道。
????“寿王主战然而其部将却未出兵,”沈漾说道,“就当下而言,太后与陛下应当以最坏的情形考量未来,而非追究谁的罪责!”
????“你们一个个就知道搞制衡、和稀泥,当初不是你们的纵容,明成宫那贱婢、躲在后面的黄家能跟杨致堂、杨元演勾结起来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清阳压抑不住心里的怒气,霍然站起来,怒气冲冲的沈漾质问道,
????“难不成将杨致堂、杨元演、黄家拿下治罪、整肃朝纲,大楚就一定会四分五裂了,就一定会彻底的不堪一击了?”
????“倘若有两到三年的缓冲时间,微臣会支持太后整肃朝纲,”杨恩站起来,憔悴的说道,“然而照当前的局势,梁主韩谦极可能在收复晋南之后,就将挥师南下。也就是说,很可能最快到明年年中,大楚将要面临梁军全面渡江南侵的危局,恐怕是已经没有整肃朝纲的缓冲时间了。”
????“那照你们说,要怎么办才是好?都过去这些天了,你们私底下也应该商议出一个办法了吧?总不会想着叫哀家渡江去跟梁军请罪吧?”清阳厉色盯住沈漾、杨恩,问道。
????“微臣昨夜去寿王府,见过寿王爷,寿王爷答应退去洪州养老,世子杨帆也将上书辞去润州刺史及右龙武军都指挥使等职,太后可以随便打发他到哪个州县任职,”杨恩说道,“楚州军此仗损失惨重,应缩编为一军,信王擅自用兵,亦当治罪,贬为郡王,令其在楚州城反省己过……”
????很显然信王杨元演不可能跑到金陵来缚荆请罪,即便楚州军所剩只是残兵败将,但朝廷想要将杨元演捉来,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面临生存危机的大楚,此时不彼此妥协,难道有打内战的资本?
????就算没有梁军虎视眈眈的窥于一侧,难道逼得信王杨元演、寿王杨致堂与黄家联手起来反噬,他们就一定能控制住局面,不会让宫变再次发生?
????就当下而言,杨致堂、杨帆父子愿意接受贬谪,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就这样完了?”清阳问道。
????“明成太后圣体欠安,理当静养,不应再以国事劳烦她,而近日在陛下身边逢迎谄媚的宵小,也理当流放,”杨恩说道,“当然,这些都还是与寿王府、杜侯、周大人、张相、顾侯他们初步商议出来的,到底可不可行,还要尽快遣使去楚州、岳阳……”
????听到董娥那贱婢答应不再跳出来干预朝政,清阳才算是勉强缓下脸色,说道:
????“你们既然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那就去办吧,陛下身边的那些宵小,也不要流放边陲了,一人打一百杖,赶出朝堂,不要再碍哀家的眼,不要再来诱导陛下学坏就行了。”
????杨恩迟疑的看了沈漾一眼,那些人跳得最欢的少壮派官员,要是每人挨上一百杖,不死也得残。
????少年嚅嚅欲语,但迎着清阳寒冷的眼神,又颓然坐下。
????“谨遵太后懿旨。”沈漾瓮声说道。
????他心里很清楚,大楚不乱,能稳住局势,未来或许还有一丝和谈的可能;当然,照最坏的打算,这时候应该着手考虑迁都之事了。
????当然,迁都涉及到的面更广,还不能急于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直接提出来……
????…………
????…………
????沈漾、杨恩告退离去,张平也与一干侍宦簇拥着少帝回崇文殿休憩,清阳坐在御案之后,宽大的凤袍华丽的铺于羊毛毯上,看着大殿里摇曳的烛火。
????雷成愈发老态龙钟,佝偻着身子走进大殿,说道:“天色不早了,太后也该歇息了……”
????“哀家三天前就召蔡宸重回鸿胪寺任事,但他今日还卧床不能起,是不是哀家派人渡江去棠邑传个话,也会被乱箭射杀?”清阳看向雷成问道。
????“后续之事要如何处置,君上还没有诏书过来,我们都不敢擅作主张,”雷成说道,“或许暂时还要维持一段时间的现状。”
????“这么说,等韩谦从北面腾出来手,梁楚一战终是难以避免喽?”清阳问道。
????“自前朝以降,天下四分五裂将近三十载,不知道多少生民流离失所、死于战乱,这次还差点叫胡虏再入中原,重演五胡乱事。太后当真希望这样的乱局无休止的延续下去吗?”雷成问道,“不管旁人怎么非议君上,但君上能得世祖皇帝以家国相托,太后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哀家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资格去考虑如此深远之事?”清阳疲倦的挥了挥手,示意雷成退下去。
????雷成行了一礼,佝偻着身子,告退离开大殿。
????虽然大殿夹墙留有通热风的孔道,即便是寒冬时节,大殿内也温暖如春,但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清阳莫名的觉得体内生寒,将宽大的凤袍拢得更紧,以便暖和些,只是内心的孤冷却怎么都无法排遣掉……
????…………
????…………
????顾芝龙回到府邸,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乌云密布、阴风怒号,叫人怀疑金陵城今年的第一场雪随时就会降落下来。
????这么大风,怕引发火灾,院子也不敢悬挂灯笼,到处都是黑黢黢一片,顾芝龙下车来,也是几名侍役小心翼翼的提着灯笼照路,穿过垂花厅,从夹道往后宅走去,越发觉得幽冷清寂。
????楚州军溃败,给金陵里喧嚣热闹的少壮派泼了一盆冷水,顾府这几天也陡然冷清下来,连洗家父子都不来登门拜见。
????无数人都惶惶难安,这时候谁看不清楚形势会如何发展,也不清楚何时梁国大军会渡江杀来。
????将朝服脱下来,换上轻便暖和的裘衫,顾芝龙坐到书斋里,怔然想了一会儿事情,听着叩门声,才陡然惊醒过来,见其子顾雄畅推门探头看过来。
????“父亲,富大人过来了。”
????看到楚州军被杀得大溃,顾芝龙当然不会有丝毫的幸灾乐祸,但他毕竟没有直接涉身其中,他心里还是庆幸不已。
????听到富耿文连夜登门拜访,他赶忙站起来想要去前堂,但转念又吩咐顾雄畅,说道:“请富大人到这边书斋来说话……”
????顾府在金陵虽然不算极其奢阔,但前堂内宅还是分得极清楚,此外还有专门在府中署理公务的厅院——这是身为宰臣一级人物所能专享的侍遇。
????顾芝龙想着在内宅的书斋里与富耿文谈话,显得更为亲近一些。
????不管怎么说,到底是富耿文在关键之时劝阻他参与杨致堂他们的密谋。
????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永嘉军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动的机会,但只要进行备战及异常调动,都不可能瞒过有心人的眼睛。
????此时看沈漾、杨恩他们的意思,为避免内乱,暂时无意多严厉的去追击擅自用兵、破坏和议的责任,但这事的后患绝对是无休止的。
????富耿文随顾雄畅走进书斋,也是一副关切朝堂动向的问道:“顾侯今日与诸大人进宫觐见太后,可有商议出什么对策来?”
????富耿文作为郎中一级的官员,当然没有资格参加枢密会议。
????“薛若谷昨日渡江去北岸,被一通乱箭射回,此时梁军都完全没有接触的意思,朝廷能商议出什么对策来?”顾芝龙不再将富耿文当外人,说话也没有那么小心翼翼,请他坐下来,说道,“今日进宫,我们几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就告退离开长信宫,沈相与杨侯留下来秘奏。我想太后是经受过风浪的,应该会接纳沈相、杨侯的进谏——现在就要看到楚州与岳阳那边能不能暂时接受这样的条件了。”
????“寿王都认下了,黄大人与信王这时候应该能看得清形势了,”富耿文说道,“只不过,就算黄家、信王都能妥协,但等到梁军打下晋南,数万精锐随梁主挥师南下,那样的形势恐怕也不容易应付啊……”
????“是啊……”顾芝龙轻叹一口气,说道。
????“梁军却也未必能轻松拿下晋南,”顾雄畅说道,“蒙兀人将那么多的老弱妇孺留在晋城、潞州,就是要跟梁军血战的——倘若梁军在北线受挫,父亲与诸大人也就不会再这么灰头土脸了。”
????顾芝龙看了幼子一眼,轻叹一口气,告诉他道:“蒙兀人之所以将那么老弱妇孺留在晋城、潞州,主要还是寄希望我们能夺回淮西,从南线重创梁军,从而迫使梁军从晋南撤兵——谁能楚州军竟如此不堪一击?蒙兀人能不能在晋南守到明年入秋,都还难说呢!”
????富耿文心里一笑,又装作焦虑的问道:“大人顶替周炳武执掌枢密院一事,有没有定度下来。”
????“枢密院现在就是一个火坑,看样子,太后应该还会继续留周炳武支撑一阵子,当然换杜崇韬或张蟓去坐这个位子也无不可,我不去争这个火坑。”顾芝龙摇了摇头,一改以往的盛气急切,这时候恨不得在宅子里休养一阵子时间才好。
????梁军现在摆明不战不休的势态,谁要在这时候顶替周炳武出任知枢密院事,就要承担组织沿江对梁防御作战的责任来。
????这时候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火坑。
????顾芝龙这时候还能自己往火坑里跳?
????富耿文主要也是试探顾芝龙等人心思变化,在大梁北线兵马能脱身之前,南面暂时不会有其他轻举妄动,他当下又说了一些宽慰的话,便告辞离开顾府……

飞鹿言情小说网(m.feiluyq.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楚臣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feiluyq.com